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陈光忠:理性思考 个性记录
《当代中国》画报记者/陈平

 
CCTV.com  2013年07月04日 16:22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手机看视频  

 

他曾在解放战争前线,冒着枪林弹雨拍摄珍贵画面;从《华而不实》《永远年轻》到《莫让年华付水流》,他的作品观点尖锐,富于批判精神,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从血气方刚到耄耋之年,他数十载情系纪录电影,却仍然认为没有拍出深刻反映时代生活矛盾的作品。
  陈光忠,新影第一代著名编导。

 

 

陈光忠

 

 

缘起纪录
  陈光忠祖籍广东澄海,生于香港。1949年回到大陆,毕业于华北大学,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后转入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1950年他随军南下,参与摄制了第一部影片《大战海南岛》。
  记者见到的陈光忠已是83岁高龄的老人,虽然时光过去了60年,他对第一次的拍摄依然记忆犹新。他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话语间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时不时还会幽默一把。
  对陈光忠影响很深的是美国约翰·里德的《震撼世界的十天》,这本书第一次向西方介绍了苏维埃十月革命前的故事,好似埃德加·斯诺报道中国的延安。“我也应该像他那样,到第一线去,做一名记者,在现场见证时代变革。”那时候,陈光忠不到20岁。
  195051日,陈光忠如愿以偿,参加了解放海南岛的摄影队,跟随43军南下。他记得部队乘坐的是小木船,当时很多战士不适应颠簸都吐了。
  那个年代,摄影师手持的是苏联造的埃姆摄影机,是用手来上发条的。每次只能装一百尺(时长大约一分钟)胶片,换胶片要在黑布袋里进行,既没有长镜头,也没有变焦镜头。陈光忠记得摄影队必须到前沿阵地,随着尖刀班的行动近距离地跟拍。那个年代,胶片很有限,有的胶片还来自解放东北时从伪满拿来的“富士片”,供应非常稀缺。“胶片是用人民的小米换来的,浪费胶片就是浪费人民的小米,就是浪费人民的血汗,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因此他们像战士珍惜每一颗子弹一样珍惜每一寸胶片。可以说,很多珍贵的历史画面是用生命换来的。
  新中国成立后,新闻纪录电影发展很快,19537月,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成立,随后涌现出《红旗漫卷西风》《中国民族大团结》《胜利之路》等一批优秀纪录影片,这其中,陈光忠编导的批评性纪录片《华而不实》《永远年轻》以深层的角度和思考、犀利的观点和语言,在主色调中独树一帜,深刻而另类。
  进入新影后,新影厂第二任总编辑钟惦棐给陈光忠极大的影响,那个年代,钟惦棐曾批评电影“光讲政治,不讲艺术,光讲政治效应,不讲市场效应”、“纪录电影一定要严格的真实,一定要对人民说真话,不要光歌功颂德,要揭露前进道路上的问题。”
  现在陈光忠觉得,“在当时的中国,钟惦棐的思想很超前,很了不起。”
  文艺观和价值观受到钟惦棐的影响,陈光忠执着地表现出追求心灵自由和独立思考的创作个性,将批评性的主题思想蕴含到艺术形象的真实之中。

 

个性记录
  从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中,陈光忠得到启示:我们不能囿于冷漠的镜子般的反映生活,不能停留于对现象的真实描写上,而要善于发掘带有本质性的美好的东西。
  1954年,陈光忠牛刀小试,纪录片《永远年轻》显现出他顽强、力求创新的艺术个性。影片一开始“我们讨厌未老先衰,反对暮气沉沉”的解说词,在评论界引起轩然大波:“蒸蒸日上的共和国怎能有这样的阴暗情绪和不健康的思想感情?”为此,他险些被打成“胡风集团”成员。展现幼儿园那段时的解说词是“但愿他们长大了以后不要像官僚一样踱步。”片中,他还用了马雅可夫斯基的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美丽的衣裳,比得上新鲜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一样。”而陈光忠在影片中强调的,正是真实的个性和阳光的生活态度。
  在北京西郊,有幢仿古建筑修得既像宫殿又像庙堂:琉璃瓦的大屋顶,造价比一般屋顶贵三四倍;建筑师不愿让抽气管从华丽的大屋顶上露出,结果使22个房间又湿又臭不能住人;钱花在了屋顶上,屋子就设计得很窄,摆了床,桌子就堵住了阳台门……陈光忠发现,建筑师感兴趣的是豪华和气派,剧场要用大理石砌护墙,连烟囱也要用琉璃瓦砌成。1955年,他摄制了纪录短片《华而不实》,对这种现实生活中的陋习做了一针见血的批判:“我们的建筑是经济适用美观,还是要民族形式?”这种思考对于现在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1979年摄制《美的旋律》时,文革刚刚结束,第一次拍领导人的陈光忠打破了长期存在于新闻纪录电影中的官本位观念。影片取消了主席台,从普通运动员开拍,将影片观众定位在老百姓,而不是某个领导。这部纪录片获得1980年第三届百花奖最佳长纪录片奖,而在此之前,纪录片从未获过百花奖。
  此后,《莫让年华付水流》《美的呼唤》等作品延续了陈光忠对社会的批判和思考,在质疑声中相继问世。陈光忠编导的这些影片敢于触及人们普遍关心的现实和尖锐的问题,因而被赋予了政论特征,形成了批评性纪录电影的鲜明特色。
  回顾《莫让年华付水流》的创作经过时,陈光忠说:“从生活到题材,又从题材的调整、充实和主题的开掘和升华,是对生活的学习、观察、理解、发现到艺术的过滤、归纳、凝练、概括、表现的过程。”有评论认为,《莫让年华付水流》是有责任的纪录片工作者应时代召唤做出的自觉而理性的回答,在进行理性思考过程中又浸透了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对青年一代的深沉情感。正是情与理的有机融合成就了《莫让年华付水流》在中国当代纪录电影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左上至右下)和思想启蒙老师钟惦棐(左)在一起;夏衍与获奖者谈心(左四为陈光中);《莫让年华付水流》获第二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图为陈光中手持获奖证书和奖杯;《莫让年华付水流》剧照;摄制《零的突破》获第五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零的突破》获第五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

 

怀念纪录
  上世纪五十年代,对陈光忠来说是激情澎湃的岁月,年轻的陈光忠有着率真的性格和单纯的思绪,也有着几分“小资”的浪漫。住在单身宿舍的平房里,生活是清苦的,他们一起谈天说地,谈文艺、谈纪录电影,让思维与灵魂像洁净的雪花自由飞舞,共同放飞青春的梦想。这是让陈光忠至今想起来都非常快乐的时光。
  “我害怕别人说我‘稳重’、‘成熟’,我宁愿幼稚,成熟意味着将失去鲜活,唯有幼稚可以成长和发展,孕育希望与新生。”
  文革时,陈光忠是新影厂第一批被下放人员,在“57干校”期间,他一个人烧锅炉,还曾和北影厂的演员于洋一起拉着大粪车掏大粪。但这些在陈光忠眼中,却是人生的宝贵经历。
  20037月,在延安电影团65周年、新影50周年的“红双喜”日子,陈光忠撰文《莫让历史变苍老》中感慨万千:“时间是生命的积累,我倍感人生苦旅的短促与漫长,生命的坚强与脆弱,岁月的多情与无情,事业的颠峰与低谷,我们许多人的半生或一生都在这里度过,我们的生命同祖国的命运一起欢与愁、喜与忧、彷徨与反思、伤痛与梦想。”
  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并非如烟。他说,总有一天,中国的纪录电影一定会有人写这段历史,比如文革,比如反腐败,这对于我们民族的反思太重要了。
  虽然陈光忠不是学院派,但他时常把所见所闻记在笔记本上,本子的封皮上写着“点 —— 线 —— 面”三个字,意思要不断积累,不断吸取,不断充实。“我难忘托尔斯泰的话,一个人只有在他每次蘸墨水时都在墨水瓶里留下自己的血肉,才应该进行写作。”
  陈光忠说:“如果没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和良知,如果没有忧患意识,如果没有对祖国和人民强烈的爱,如果对苦难冷漠,如果容忍或无视生活里的黑暗或丑陋,那就不配当纪录片人。可以说,纪录片是我的心,纪录片最知我的心。这就是我无怨无悔地因纪录片而让生命更有意义的全部理由。”
  半个多世纪创作不辍,陈光忠共拍摄了100多部纪录片。在全身心投入中国纪录电影事业的付出中,陈光忠实践了自己在《莫让年华付水流》中对人生的承诺:韶华易逝,无负年华。他没有要求每一部影片都成功,但他做到了每一部影片都竭尽全力。

 

升华纪录
  中国的纪录电影伴随着整个中国电影的脚步走过了沧桑百年,回顾中国纪录电影的发展历史,由于近百年来中国复杂的社会、历史、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因素制约,中国没能出现《北方的纳努克》《带摄影机的人》《尼斯的景象》等具有开创意义和独特审美价值的纪录影片。但是,一百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个起点,而中国的纪录电影在这一百年中从未停止过探索和追求。
  对陈光忠而言,数十年的纪录电影艺术生涯,他认为遗憾只有两个:纪录片没做够以及还没有一部作品用世界的眼光反映真实生活和人生思考。
  什么是真正的好纪录片,陈光忠认为很简单,他给电影学院学生们讲课时曾这样说,一个首先有看头,第二要有说头,第三还要有想头,最高境界是要有品头,这个品就是经典能留得住的,有品位,多少年过去仍不能忘记的。“通俗地说,纪录电影应该不仅感动人而且要深入人心,有影响力和穿透力。”
  和过去设备简单、胶片匮乏的年代相比,如今的科技已经让纪录电影实现了数字化拍摄,社会和文艺价值观更趋于多元化。陈光忠说:“现在的纪录片人,我觉得他们很幸运,比以前自由度大多了,表现的手段也更多元,应该做得更好。”
  结束采访时,老人离去的背影有些许期待。或许他和多数人一样,无法改变社会环境,但他至少做到了没有沉默。
  
  陈光忠,1930年出生,广东人。中共党员,高级记者。1949年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1953年进入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任编导。1987年调中国新闻社任副社长兼海南影业公司总经理。中国电影家协会第五届主席团成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理事。中国政府“华表奖”、中国电影艺术“金鸡奖”评委。
  主要获奖作品:《永远年轻》《华而不实》获文化部奖;美的三部曲之一《美的旋律》获第三届百花奖最佳纪录片奖;力的三部曲之一《零的突破》获第五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及文化部优秀影片奖;《莫让年华付水流》获第二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及文化部优秀影片奖;《怀念赤子心 —— 怀念廖公》《澳门沧桑》获优秀影片奖。
  担任艺术指导的纪录片:大型文献纪录片《走近毛泽东》获第25届金鸡奖最佳纪录片奖,《小平你好》获2005年华表奖。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