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见证三峡
张义

 
CCTV.com  2011年06月14日 16:0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大家在小学时就已经熟记了这首诗,这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对长江三峡的写照。而今的三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我生在三峡,长在三峡,并见证了三峡水利工程的建设。在三峡工程即将竣工之际,我担任了大型文献纪录电影《中国三峡》剧组制片工作,因此我感到无比的荣幸和自豪。与此同时,我也感到有很大的压力,必须全力以赴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文献纪录电影《中国三峡》是中国首部关于三峡工程的官方电影,是对三峡工程的一部总结片,是国家关于三峡工程的一部形象片。这部影片由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水利委员会办公室、湖北省人民政府、重庆市人民政府、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国家电网公司和中央新闻影集团联合拍摄制作。在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总裁高峰的指导下,在制片人、导演杨书华的带领下 200810月底,剧组开始了影片的拍摄工作。

剧组第一站就到了湖北武汉,当我们到武汉江滩拍摄的时候,不得不让我回想起1998年到武汉时的那一幕,整个武汉人都处于洪水恐慌状态。当时我也很害怕,在武汉呆了一天就走了。镜头前今日的武汉江滩已经没有昔日的恐慌,它显得非常的平静,江滩已经变成公园,四处是市民的欢歌笑语……不仅仅是武汉,整个荆江平原再也没有像1998年那样的洪水了。然而,洪水施虐过的伤痕还是抹不掉的,1998年在洪水中得救的小江珊现在已经长大了,从她的面容里能够看到她的伤痕。她的奶奶、妈妈和弟弟都在那场洪水中去世了,现在家里就剩下爸爸、姐姐和她,而且她的爸爸还得了癌症。

是啊,就如采访江珊时她所说那样:“三峡工程建好了,再也没有洪水了。”这都得力于三峡工程,也是国家几代领导人要建三峡工程的动因所在。

在历时几年的拍摄中,涉及三峡工程的建设、移民搬迁、航运和发电方面我们都作了非常细致地采访,但最让我感动的是百万移民的搬迁。移民问题是世界性难题,这资本主义国家是实现不了的,但就是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才能够实现百万移民的搬迁和安置,这充分体现我国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在三峡那一带,我以前就非常熟悉,从秭归、巴东到重庆的巫山、奉节、云阳、万州乃至涪陵,在90年代是经济条件落后的地方,人们的思想也比较保守,小码头式的经济格局。而今,再去看看这些地方,没有了旧村庄和老城镇,一个个崭新的村庄和一座座现代化的城市及都市格局已经形成。以前过长江得用轮渡,现在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一座跨越长江的大桥,而且长江边已通上高速公路,就连铁路干线也开始建设了!

在库区,有很多后靠搬迁的移民,他们的居住条件得到了改善,部分移民已安居致富。可能有一部分农村的移民在失去土地之后,眼前比较困难,但相信在国家对移民后期不断地扶持下,他们的生活会得到大的改善。

100多万移民当中,有30万移民是迁到外省市去的,离开故土和亲人,到新的地方去生根发芽,这对于谁来说都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但他们为国家,顾大家、舍小家,不顾一切搬小家。

当我们走到浙江的萧山和上海的崇明岛及奉贤采访时,发现他们现在比在老家要好得多,住着别墅式的房子,都有合适的工作。采访之余,我开玩笑地问他们愿不愿意再搬回去,他们都说:“打死我们也不回去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三峡工程,他们就没有搬到浙江、上海的机会,也达不到现在的条件,是三峡工程给了他们新生的环境和润土。在世界上,能够建设起来这样的水利工程的国家有很多,但能够把百万移民搬迁安置好的国家就只有中国!

2010820,三峡办、湖北重庆移民局和三峡总公司领导看了我们拍摄制作的文献纪录电影《中国三峡》的样片,领导都很满意,对这部影片给予了充分地肯定。

影片的创作有了这样的成功基础,是剧组主创人员智慧和辛勤劳动的结晶。有了这样的喜悦,不得不让我回想起剧组创作过程的种种艰辛……

在拍摄采访中,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天气很糟糕,我们拍的是胶片,曝光的要求非常高。从武汉开始,几乎每天都是雾蒙蒙的,为了把镜头拍摄得最好,导演带领剧组把设备准备到需要拍摄的现场,等候太阳出来。当我们到达三峡大坝的时候是晚上,就遇到了大三峡剧组的同志,听他们说,他们已经在大坝上待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拍到多少镜头,没有好天气,全是雾天。那天晚上下了大雨,第二天一早起床,大坝上空万里无云,还在放水。三峡总公司的刘华同志对杨导说:“你们太幸运了,一来就有好天气,是杨导有福气啊!”大家异口同声。

从大坝开始,天气一直就不错,剧组到荆州的江豚保护基地时,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意外的晚霞照亮了整个江豚保护基地,杨导和摄影师既要忙着拍摄江豚,又得抓拍水面的霞光美景。杨导忙得不亦乐乎,在布景的时候,手碗上戴了近10年的一串很珍贵的佛珠一下子全散到水里去了,没有办法再捞起来。杨导开玩笑的说到:“上天给了这样好天气,佛珠就算是祭水了。”

杨导演也生在三峡,长在三峡,从小对三峡就有深厚的感情和独特的认识,在三峡移民最早搬迁的1995年就开始拍摄电视专题片《大江东去》。为了把影片做好,杨导还担任了总撰稿,白天拍摄,晚上还要修改剧本到深夜,在整个拍摄期间都是这样。从前期的拍摄到后期的制作,杨导胸有成竹,是因为有他对三峡的了解和认识,有他多年积攒下来的拍片经验。

在后期制作阶段,剧本也随时在按照三峡办的要求作一些修改,杨导既要改剧本,又要剪辑。历史资料和拍摄素材太多,剪辑师对三峡又不了解,所以对镜头的把握不准确。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杨导只能亲自剪辑,一熬就是一百多个日日夜夜,连家也没有回过,过度疲劳导致他致淋巴发炎,长时间看着监视器和电脑导致眼睛发炎,身体也瘦了,头发也白了好多……

剧本中有这样一句话:“三峡,有多少人为了你青丝熬成了白发,有多少人为你付出过青春年华……”是啊,在三峡工程建设成的今天,在中国又一座新地标落成的今天,有多少人为之而付出过,有多少人为之努力过。

我作为一名三峡人,在目睹了三峡的变迁之后,又参与了对三峡工程的纪录与见证,讴歌和赞扬!通过这一过程,我又更加深刻的感知和认识了三峡!

 

 

作者为《中国三峡》制片、摄影之一

 

 

 

 

 

1/1

视频推荐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